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韓媒:全能神教在韓國冒充假難民 應立即驅逐出境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06日   文章來源:覺醒者聯盟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全能神教被韓國多個權威機構以及中國政府認定為異端、偽宗教或者邪教,就是這樣的一個團體,在韓國的另外一個身份是虛假難民團體。他們頑固的姿態拒絕和嘲笑韓國政府對于他們做出的離境令。與此同時,他們引起了國內及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因為他們涉及到和法淪功、伊斯蘭人權激進團體的多次聯合,受到了韓國政客和叛逃者團體的非法資助。

 

  圖為:7月份受害者家屬前往韓國尋親活動現場

  全能神教目前在韓國首爾、安山、釜山、江原道、以及忠清北道等地均有購買了教堂作為發展據點。他們習慣于秘密群居的集體生活。與中國的家庭切斷聯絡,長期失蹤。與外界的接觸需要得到教會的批準。他們通過互聯網正在日夜不停的宣傳“國度福音計劃”。所謂的“國度福音計劃”是一個偽裝成正常的基督教宗教對外傳教,長期效力于全能神教的并被奴役、軟禁的一個歹毒計劃。他們大多數的成員來自中國,并謊稱外出工作的原因突然失蹤,利用濟州島免簽政策、冒充難民長期滯留韓國傳教。近年來,像全能神教這樣的套路屢試不爽。

   

  圖為:受害者家屬在首爾南部出入境門口集會

  他們奉行的“集體信仰”原則就是與家庭脫離關系,不顧一切完全效力于全能神教,像類似的材料我收到了很多。

   

  圖為全能神教出版的書籍,劃線部分是反對親情、反對家庭有關的教義

  全能神教義中有這樣的一本書,很明顯是在教唆全能神成員要淡化對家庭的感情,放下對家庭的責任,要全身心的奉獻所謂的女神,以蒙求被拯救。其中一個叫曾金梅的信徒,為了表達對全能神教的忠誠,毅然決定寫下斷絕家庭子女關系書,從中可以看出,受毒害的全能神信徒曾金梅為了表達對全能神忠誠,決定斷絕與3個子女的母子關系。這是邪教全能神侵犯人權、破壞家庭、反社會的有力證據。

   

  圖為:全能神教徒的斷絕子女關系書

  以下為《斷絕子女關系書》全文:

  本人曾金梅為了信全能神,為了對全能神忠誠,為了得到神的救助,我根據神的指意,決定斷絕與兒子左XX母子關系,斷絕與女兒左X、左X的母女關系。我信神是為了自己,不為了任何人,以后他們長大或現在所有負擔都與本人無關。此處所言,都出自內心,絕無悔意。此處所書簽名,落筆千金,一切后果我自己負責。 

具書人:曾金梅。1月3號晚上。

  全能神信徒為什么會喪失親情、拋棄家庭呢?筆者從邪教全能神的教義中找到了答案。

  邪教全能神宣傳品《話在肉身中顯現》強調:與父母、丈夫、子女、親屬來往是“世俗纏累”,什么時候能撇棄丈夫、兒女,什么時候生命成熟。

   

  圖為:全能神教蠱惑信徒離家出走,放下家庭的教義

   

  圖為:尋親人員向教會喊話,希望信徒能夠離開教會跟他們回家

  全能神教的信徒采用隱蔽的殖民主義集體生活,是導致家庭破裂的根本原因。

  他們通過這種方式在韓國長期的非法滯留,沒有人身自由和人權自由,他們被互相監督、互相猜忌,他們的思想和精神長期被全能神教軟禁,沒有言論自由,在每一次的尋親活動中,他們都經過了嚴格的面試訓練。

  在7月24日期間,他們委托律師發布了一份聲明書,公開表示他們回國會被判處死刑、永久監禁或者被打死、致殘等荒謬的虛假言論。他們在聲明中沒有任何佐證證明他們聲明內容的真實性。近年來,全能神教徒向韓國政府申請難民庇護資格,沒有一例獲得通過,這一事實可以充分被證明。

  信徒離開那個環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的時候他們比任何都想家,僅僅是被互相監督、行為被軟禁迫于無法表達。在全能神教的群體生活中和外面的社會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因為他們沒有人權和自主選擇生活的權利。在這個密閉的環境中想被洗腦接受他們的教義是一個非常容易的事情,僅僅幾個小時就足夠了。

  “無所不能”的全能神教徒,不應該彼此為教會的罪惡行徑辯護,多為你的家庭、你的親人考慮,你的父母養育了你,你需要感恩,你的孩子需要你去養育,你需要擔起責任。這個社會需要更多勇于擔當、責任至上,知書達禮,懂得感恩的人。長期的教會生活,已經沒有了人權也沒有自由,與其說回國是進監獄,不如說你們現在就在教會過生活監獄生活,這樣的形容更加準確。

  當你面對你需要面對的親人時,如果沒有教會,你們會更加親切,或許用人生四大喜事形容此時此刻的感受更加準確。

  

  圖為:在韓國全能神教門口尋親活動現場

  那些已經被韓國政府命令離開的人,全能神教必須將其歸還給他們的家人。教主趙維山、楊向彬帶著他的家人到美國生活在一起。然而,信徒的無端猜忌和互相監督,用于忠于全能神教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這才是反人道主義,反人權,反宗教,反社會群體是導致破壞的原因。

  全能神教必須遵守韓國政府的命令離開韓國。

  從韓國到中國在回到韓國的人那么多,他們被中國監禁了嗎,請停止一切不切實際的謠言,好好的反省自己。

  下面,我們看一個小女孩對遠在韓國全能神教會里面媽媽的期許,她渴望媽媽回家,這是她送給媽媽最珍貴的禮物。

    

  圖為:一個無法來到韓國的小女孩委托爸爸帶給在全能神教的媽媽的一幅畫

  7月22日至24日,一個全能神教的受害者來到韓國探望他們的家庭親人,他們被認定為假難民和非法外國人。現在已經沒有空間可以解決失去家人的受害者的事實。我們和上述小女孩一樣,期待韓國政府的離境命令能夠切實得到執行。

  大多數的受害者家庭在信徒離家出走時,孩子還小,甚至沒有任何辨識能力,現在普遍已經六至九歲了,他們的童年成長中已經刪除了本該屬于他們的最重要的記憶,這一個遺憾,無法彌補。

  信徒離家出走了,走的時候身上帶的手機沒有SIM卡,只有一個空白的手機,想經常聯絡似乎條件并不能滿足。更不能確認他們的生活狀態。有時候迫于想家的壓力去打電話也需要尋找公用電話。

    

  圖為:尋親現場受害者家屬正期待與親人見面

  家庭的愿望是什么?我們看一些具體事例,希望他們都能迷途知返,早日與家庭團聚。  

  我是劉博超(化名),男,58歲,山東省濱州市人。我的兒子劉曉宇(化名)、兒媳崔玲(化名),被“全能神”組織蠱惑,加入“全能神”組織,于2015年1月經上海浦東機場出境赴韓國,加入全能神基地。我年事已高,十分思念兒子兒媳,家中還有7歲孫子十分思念爸爸媽媽,非常可憐,但由于“全能神”,導致我兒子兒媳不能與家人團聚。多年來尋親,已消耗我們這個普通家庭的大量精力、物力,但還是沒能實現親人團聚。我們十分痛恨“全能神”這個邪教組織。

  我是樸志夏(化名),男,53歲,黑龍江省五常人,弟弟樸志雄(化名)于2015年4月18日從哈爾濱出境前往韓國首爾,至今未歸。樸志雄(化名)因信奉了“全能神”異端,出國后一直不與家聯系,造成骨肉分離,家人十分想念。

  我是徐麗(化名),女,43歲,吉林省延吉市人,我丈夫原來是基督信徒,在2012年年中時接觸全能神教,2013年5月來到韓國,至今未歸。因為他信全能神教,拋棄了我和孩子,把房款也交給了教會,不承擔孩子的撫養費,對我們不管不顧。雖然我苦口婆心的不斷勸阻,仍不為所動,即使公公和婆婆去世也不敢回家。去年曾見過他,但是他態度堅決,懼怕回國,竟說一些無中生有的話。孩子還要上學,我自己一個人帶孩子實在太艱難,經濟上也非常拮據,嚴重影響我和孩子的生活質量,對未來也不知怎樣應對。邪惡的全能神教真是太可惡了,用捏造和顛倒事實的手段來控制信徒,希望他們盡早醒悟過來,回到正常的生活。

  我是汪佳楠(化名),女,37歲,安徽省安慶市人。因父親早逝,自幼與姐姐汪佳娜(化名)感情深厚,后因姐夫從事傳銷活動,導致姐姐家庭破裂,思想受到打擊,大約十年前,姐姐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組織,從此對家人感情冷淡,2013年3月15日,索性離家出走,連自己唯一的兒子都不顧及,此后她兒子一直由我幫助照顧。2016年春節見面后,因家人勸其脫離“全能神”組織,其再度離家出走,此后再無音訊。

  

   

  圖為:全能神教會門口部分信徒偽裝成特務,錄像表達示威情緒

  7歲兒童的信(3歲的時候失去了父母)

  “爸爸,媽媽,你好。我非常想你。你身體健康嗎?我和我的祖父母一起生活得很好。爸爸,媽媽什么時候回來?爸爸,如果你不回來,我會夢見到你的。請給我打電話。在家里,我希望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健康,快樂,愉快。“

  劉曉雨(化名)給爸爸媽媽的信。

  我們希望所有的家庭都能團聚,讓我們為這個美好的期許堅持下去。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