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妻兒誤信“全能神” 又把兒女拉下了水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07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俞粟田 口述 錢明 整理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我叫俞粟田,是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春建鄉人,今年65歲,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人。7年前,自從妻子程姣英被“全能神”邪教蠱惑后,又把我的一對兒女也拉下水,并且他們又都先后離家出走,至今未歸。 

  我恨透了“全能神”邪教,它不但毀了我40多年苦心經營的這個家,也斷送了兒子、女兒的大好前程,還使我的晚年陷入孤苦凄涼的境地,無依無靠,淪為別人口中的笑柄,抬不起頭。 

   

網絡圖片

  原本,我們是一個幸福美滿的四口之家,妻子賢惠,兒女雙全,前程無憂,雖然生活過得平平淡淡,但一家人和和睦睦。作為土生土長的農民,擁有這樣的家庭生活,我真心感到知足。 

  我和妻子這輩子沒讀過多少書,所以對于一雙兒女,我不希望他們重走我們的老路,于是便竭盡所能供他們讀書學文化,希望他們能跳出農門,過上好的生活。 

  欣慰的是,我的一雙兒女也很爭氣。2006年,兒子俞金鑫大學畢業,后來又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了富陽市交通局沿江收費站的一名正式員工。有了這份穩定的工作收入,家里的日子也越過越紅火。 

  可喜的是,2012年,我的女兒俞艷秀也考上了杭州市濱江區的浙江商業職業技術學院,成為了一名大學生。就這樣,我們成了村里為數不多的“雙大學生”家庭,大家對我都很羨慕。說實話,我也發自內心的感謝兒子、女兒給我來的這份榮耀和幸福。 

  原本,我以為我可以像大多數普通人一樣,等女兒大學畢業后,再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然后兒子、女兒都再各自組建屬于自己的家庭,我和妻子就可以安安穩穩地當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坐等享受這份圓滿的人間天倫之樂。然而,讓我始料不及的是,正當我沉浸在對自己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中時,我的家庭卻因為“全能神”邪教的侵入而遭受重大變故。 

  2012年,我的妻子程姣英不幸受到了“全能神”邪教成員的誘騙和蠱惑,沒過多久便被拉下了水。自從信了“全能神”后,原本勤勞賢惠的妻子就像換了個人,對家務事和農活不管不問,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聚會、“傳福音”上。后來,又發展到妻子頻頻外出傳教,經常一周或半個月不回家。 

   

 2012年底,“全能神”邪教成員鼓吹“世界末日”進行傳教。圖片來源網絡

  妻子偶爾回家一次,我便苦苦勸導她不要再信這個“全能神”了。可妻子就像中了邪一樣,反而勸慰我也加入進來。她反復向我宣揚“全能神”的教義,說什么“全能神”信徒的都是弟兄姊妹,不信“全能神”的都是“撒旦魔鬼”,還恐嚇我說“世界末日要來了,唯一能拯救你的就是‘全能神’”等各種歪理邪說。看我聽不進去,她就罵我腦子太笨、不開竅,然后對我的態度也越來越冷漠。 

  更可惡的是,“全能神”邪教成員聽說勸我入教失敗后,竟然鼓動妻子把兒子、女兒作為信徒發展對象。他們對我妻子威逼利誘,反復向女兒、兒子灌輸“全能神”邪說,還許諾我兒子說“全能神”教會內有好多漂亮優秀的女孩子,加入后就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成家。就這樣,我的一對兒女在跟隨妻子秘密參加過“全能神”的幾次聚會后,漸漸地受到影響,寫下了“服從神的一切,背叛神不得好死”的保證書。再后來,為了全心作工,兒子干脆辭去了工作,女兒也直接大學退學了。 

   

網絡圖片

  2013年,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年。那年,我的妻子程姣英55歲,兒子俞金鑫29歲,女兒俞艷秀21歲,“全能神”邪教組織要求他們3人離家外出“盡本分”,結果這一走就是6年,至今未歸。 

  這些年來,為了尋找妻子兒女,我花光了所有積蓄,跑遍了浙江全省各地,問遍了所有的親朋好友,也向相關部門尋求過幫助,然而,他們三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杳無音訊。 

  萬惡的“全能神”邪教把我這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四口之家搞得妻離子散,也毀了兒子、女兒的大好前程,更葬送了我40多年苦心經營的家業。 

  所以,我希望善良的網友看到我的不幸經歷后,能夠認清“全能神”邪教的罪惡本質;也懇請大家如果有遇見行動詭異、行事神神秘秘的人,請多留心。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