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常人常規常變化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09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修成文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法輪功”邪教組織自逃竄海外以來,李洪志每年5月都要圍繞所謂“大法日”講一次法,彰顯一下“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存在感,以便指揮弟子們繼續沿著反人類、發社會、反科學的不歸之路走下去,達到其對弟子們長期精神控制之目的。

  翻開李洪志2019年5月17日在美國紐約法會講法,其明顯特點是:李洪志仍是常人,“法輪功”邪教組織仍然在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道路上走著,每次講法必備的新邪說、新破綻、新動向相伴而生。

  一、李洪志不打自招是常人

  李洪志1992年“出山”,1994年以出版《轉法輪》為標志,由偽氣功變化為邪教,再坐大成勢,1999年4月25日組織萬余名“法輪功”練習者圍攻中南海,使“法輪功”邪教組織完全淪落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華勢力所豢養,以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為目的的反動政治組織,已經成為對我進行政治滲透和實施和平演變的反動政治工具。縱觀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發展變化及殘害生靈的劣跡,其主要的騙術則是李洪志以神的化身出現,利用精神控制的魔法,招搖過市欺騙信徒,這也是絕大多數邪教主騙人欺世之常規。李洪志在5月17日紐約“講法”中面對弟子們成神若渴的心情,面對“法輪功”邪教組織在國內外的處境,他只能以常人的面目出現,以“能讓弟子成神”、“很快就讓弟子們成神”或“讓弟子們不能成神”來編造騙人謊言,對信徒們繼續進行精神控制。

  1.常人的生活,常人的行為方式。李洪志為掩蓋自己非神的真相,為了進一步讓其邪教教義《轉法輪》繼續成為控制信徒的法寶,本次講法一開始便說自己是常人。他說“師父在常人中有常人的生活,有常人的行為方式”因而“有很多人的事情呢,那不能像法一樣”。不能像法一樣就只能像常人一樣。常人又怎么能讓弟子成神呢?對此,李洪志還是騙人的常規辦法:“所以我叫大家要遵照這部法去做”。怎么做,李洪志以一本《轉法輪》作為指導信徒們修煉的法寶,作為自己是神的化身,作為對信徒們進行精神控制的秘密武器,每驗必靈,因而哄騙弟子們:“大法弟子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就是因為有法在”“以法為師”,師父卻是常人,這似乎是更高一籌,但“常人的生活、有常人的行為方式”,真是常人活靈活現,無法辯駁,也無可厚非。

  2.留給弟子們的東西是“常人中生活的人的東西”。常人就是常人,確實無可厚非。李洪志自2002年“北美巡回講法”開始將“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系統起來,讓弟子為做好這“三件事”要在常人中去干,以便為自己在西方主子那里撈取政治資本,讓弟子們為了成神或快速成神,在常人社會中去干違法亂紀的勾當。在本次“講法”中,他讓弟子“在個人提高中,你再做好你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的配合當中”都是以常人的行為出現的,還公開承認:“我留給你們能夠在常人中生活的人的東西,不影響你們修煉,你可以過你的人的生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輪功”邪教已為禍人間二十七年了,李洪志及其弟子們還沒有成神,還是常人的東西,還是“過你的人的生活”。李洪志及其弟子還是常人,這是不爭的事實!

  3.“跟平常人都不一樣”的常人。李洪志自知在中國長大,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跟正常人無什么大的差別,但千方百計地說自己與眾不同。本次“講法”中,他先是承認自己的常人常態:“我是經過中國文化大革命前那種時期人的狀態過來的。”他既然承認是文化大革命前那時人的狀態過來的,這就是已說明他原來就是常人,并且對那時中國的發展變化都與其他人一樣見識過了,所以他表白:“這一步我是看到了中國人的變化,看得很清楚。”既然都看清楚了,那你就是與常人的視覺是一樣的,你也同樣是常人。李洪志卻又說出了兩點與正常人不一樣的舉動:其一,它是社會中的另類。他說“我從來跟平常人都不一樣,我是不入流了。”這“跟平常人都不一樣”、“不入流”,不但證明了自己在常人中是另類,而且更為平常人中的低能常人。其二,他是常人社會中被遺忘的常人。常人社會中的任何活動他不參加,也就是說李洪志自幼就是與當時社會中的人不一樣的,他還美其名曰:“我一直保持著清醒,我看的清邪黨的那套東西。”這一點不僅說明他是常人中的遺忘者,而且說明李洪志現在的反黨、反政府也是與生俱來的,并非一日之功。

  二、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是邪教不可抗拒的常規

  眾所周知,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是邪教必備的特征,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則有過之而無不及,本次講法也毫無例外地彌漫著欺騙。

  1.反人類是李洪志的誘餌,滿腦幻想。法律是國家的產物,是指統治階級為實現統治并管理國家的目的,經過一定的立法程序,所頒布的基本法律和普通法律。法律是統治階級意志的體現,國家的統治工具。任何人在任何國家中都要受到所處國度法律的約束,特殊公民是不存在的,而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則不然。本次“講法”中,當弟子們問到李洪志,“有個別自稱是學員的人,用常人的法律起訴和威脅我們大法弟子的學會呀、明慧呀、和大法弟子的一些項目”時,李洪志氣急敗壞地說:“我告訴大家,干這種事的,無論你什么借口,你都是在干魔鬼干的事情!”他還埋怨弟子,“你還說自己是個修煉人,卻用常人的法律對待修煉”,這是不應該的,并強調“常人的法律那是對常人的”,對大法弟子不起作用,如果做了那就是“用法律擋住不去的人心,你就干著魔鬼干的事情”。也就是說在世界各處常人的法律都管不住李洪志及其大法弟子們,他們在世界范圍內可以為所欲為,其反人類的嘴臉暴露無遺。

  2.反社會是李洪志的慣伎,滿臉丑態。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自出籠以來,以反社會為手段,欺騙誘惑弟子為其精神控制,雖是貫用伎倆,但花樣也會不斷變化和翻新,特別是“4.25”以后“法輪功”邪教組織投靠西方反華勢力,便以丑化中國社會、攻擊黨和政府為己任,干起了崇洋媚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漢奸勾當。本次講法,李洪志反社會的嘴臉可見一斑。第一,攻擊中國社會扭曲了人的價值理念。他說,“中國人的行為、品質給敗壞了”“破壞了傳統文化,破除了人道德與普世的價值的理念”“到國際社會很長時間才能扭轉過來”,一副十足的崇洋媚外的奴才相,一副反社會的真實寫照。第二,李洪志為討西方主子歡心謾罵中國人。李洪志現在是拿了綠卡的美籍華人,美國成了他的第二故鄉。中國和中國人在他眼里已經是不足為道了,因而貶低中國、謾罵中國人對他來說已是司空見慣的事了。他說:“我看到了,很多中國大陸出來的普通人在國際社會上造成了很多壞的影響,真的叫人臉紅,真的叫中國人抬不起頭來。”看來中國人給李洪志這位“美國人”丟臉了,所以他“臉紅”了,中國人之心對他已蕩然無存。第三,李洪志站在美國立場對待中美貿易戰。中國強大了這是包括世界華人在內的中國人揚眉吐氣的事情,中國黨和政府面對美國的單邊經濟政策和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堅決說不,并以相應手段對美國進行反制,這是多年來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敢做或是能做到的事情,這不僅是中國強大的象征,更是中華民族鐵骨硬氣的具體表現,令世界矚目和贊嘆,而李洪志卻在本次“講法”中大加反對和攻擊。當有的弟子問他“在時局評論中如何把握現政權和美中貿易戰一些現象”時,他不僅幸災樂禍,反而助紂為虐的對中國進行攻擊。他咬牙切齒地說:“揭露它,把它的邪惡的糟糠事往外說唄。”他不但讓弟子揭露中國,而且還欲加之而后快,他攻擊中國政權,“一切做法都是不正當的,人類社會的一切矛盾都是因它而起”,他還要求“正常人決不能和它站在同一立場上”。看來李洪志的愛國之心還很強烈,只不過他所愛的國是美國而已!第四,李洪志對臺灣問題也與國人相反。他說了三點違中國人意愿、逆歷史潮流的己見。一是臺灣能不能給大陸統一。他說:“我告訴大家,這個福分沒有給它。”就是說中國政府沒有得到臺灣的福分,臺灣不可能回歸大陸,這也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所希望的。二是臺灣以后能不能回歸祖國。李洪志裝神弄鬼地說“神早就安排了”,看來李洪志還是以神來說事,只要神不同意,臺灣問題就“誰也不會強制誰”。三是以李洪志為代表的神解決臺灣問題。具體辦法是“大家愿意合就合,不愿意合就不合”。這就是李洪志這位邪教主對待臺灣回歸的態度,其反社會的一面永遠也不會改變。

  3.反科學是李洪志的無知,滿嘴謊言。任何邪教主為控制信徒必須編造邪說,這既是滿足信徒異想天開的精神需求,也是自己裝神弄鬼的必備手段。李洪志每次講法都要以自己的裝神之說,瞞天過海地講些違背科學的事例,這次講法也不例外。第一,他不懂裝懂說地球之大小。李洪志這位只有小學文化程度,高中文憑還是通過函授拿到的。本次講法卻說起粒子、原子、分子的概念。他說,“有些人聽不懂什么粒子、分子這些物理上的名詞。我也是借現在人的語言講”“宇宙中巨大的生命看地球與這個空間其他星球和我們看分子是一樣的”“地球在一些更大的生命眼里看小到和原子那么小”。李洪志說地球像原子一樣小是假,說自己是管宇宙中最大生命的神才是真。二是說大小生命向上看與向下看有別。他以對科學的無知來評論生命大小有別、看待事物的方位及感知有別蒙騙信徒。他說:“大的生命看下邊,就是個小粒子;小的生命看上邊,就是星球。”如此這般的胡說,讓弟子們莫名其妙的信奉他反科學的邪論。三是人喘氣也能吸進星球、世界之類的邪說。李洪志不僅說萬物皆有生命,而且生命“多的了不得。”本次講法他說“這么多的生命,你喘氣的時候,構成空氣的分子被你吸進去多少?那個分子上面也是星球,那上面有多少世界?多少生命?被你吸進去了。”這些星球、世界都吸進去還不算厲害,還能“在你身體里轉化成你身體里需要的養分”。真是一派胡言!李洪志就是利用對科學的無知來反科學,以達欺世盜名之目的。

  三、常變化是邪教主實施精神控制的必備手段

  世界萬物都是發展變化的,邪教組織也不例外。就李洪志本次紐約“講法”而言,既有他難圓其謊的新邪說,也有新敗露,還有新動向。

  1、新邪說。邪教主不斷地編造新邪說,這是邪教發展變化直至滅亡過程中的一種見怪不怪的現象,李洪志這個邪教主亦然。

  一是“修煉圓滿”有新說。“圓滿”是李洪志引誘控制弟子的重要手段,盡管是墻上畫餅,但弟子們還是樂此不疲地任其擺弄于股掌。本次講法李洪志把“圓滿”與中國共產黨和政府聯系起來,其反動性、誘惑性更大。他說:“中國就像那老君的煉丹爐一樣熔煉著大法弟子,把那火燒的越旺,就像嚴酷的考驗一樣,去人心、去執著。”而這種煎熬卻被李洪志說成“煉出的是真金”,所以這“真金”就能使其弟子們倍感鼓舞與自豪。李洪志不僅把中國當成煉丹爐,還把中國共產黨當成爐火。他說:“就像那煤炭一樣,燒的越紅,它好像越來勁。”緊接著他說:“等燒完再看,真金煉出來了。”煉出的“真金”是什么?就是李洪志的大法弟子,他的弟子們能不歡喜嗎?李洪志又說:“到這一步了,那考驗大法弟子的那些因素已經滅了”“再煉真金練不了那么多了,所以火要滅了”“大法弟子修煉到了圓滿那一步啊”。很顯然,這種“圓滿”是以中國黨和政府的滅亡為前提的。李洪志可謂一箭雙雕,既給弟子一個“圓滿成神”的新說,又給他們推翻中國黨和政府鼓力助力。

  二是弟子死亡原因有新說法。眾所周知,“法輪功”邪教組織自1992年開始為禍人間到現在已經二十七年,李洪志所承諾的修煉不僅百病皆治,還能修成金剛之軀,圓滿飛天成神、主、王。可是二十七年過去卻無一人升天圓滿成“佛道神”,修煉者身邊因拒醫拒藥而喪失性命者不計其數,因而李洪志每次講法都要對失去生命的弟子有新說法。本次“講法”給失去生命的原因兩個新說法:其一是“他不精進”。原因是他有病修好了,他就認為“我以前得過重病,以后不會再有了”,所以就不修了或認為我可能不會再有了,這就被“舊勢力”發現了,“舊勢力”說:“你不放心啊,好,等你的業力多一些了,給你把你業力都集中起來,都扔那去。”這樣病就復發了,人也就死了。其二是“修煉有漏”。就是你修煉的不全面、標準不高。其原因還是舊勢力在作怪。李洪志說:“舊勢力雖然是滅時期形成的生命,它的標準低了,但是那個層次的要求還在呀。”所以你修煉的“沒了那個人心才行啊,或者是用它的標準看沒那個人心”。就是說,你修煉的沒有人心了.達到舊勢力認為的你沒人心才行,“你得達到我的標準”。否則,你就有漏,你就不能圓滿,你就得死!這兩種死亡的原因是你不精進、你修煉有漏,舊勢力不放過你,你死了與我李洪志無關!

  三是“舊勢力”有新說。李洪志于2001年拋出“舊勢力”以來,一會兒是他的敵對者,一會兒是他的同行者,一會兒變成他的同盟軍。總之,“舊勢力”是個什東西,李洪志也不知道,他只是在黔驢技窮時用其為自己解圍而已。本次講法李洪志對舊勢力又有新說。其一,“舊勢力”是宇宙“滅”時期形成的。李洪志說“宇宙的形成和滅亡要經過成、住、壞、滅的過程,就是這個‘滅’的時期形成的舊勢力”。其二“舊勢力”認為最高的東西,其實在李洪志這里最低的。李洪志自吹要把宇宙的法正到宇宙“成”的時期,所以標準高得不可想象,而舊勢力是宇宙“滅”時期形成的,所以標準就低。但舊勢力自認為:“我就是最高的神哪,我知道的就是這個,即沒有比我知道的再高了。這就是真理啊!”它不知道它是滅時期的標準了。其三“舊勢力”的行為與李洪志的行為有區別。李洪志說“其實說根本,因為我有人身,有人的行為,而舊勢力它們覺得它們是神而行為”;李洪志傳的法是“理白、言白,沒有什么叫你去猜的東西,都是明擺著”,舊勢力則不同,“什么東西都得去猜,找到它”。在李洪志看來“舊勢力”因為出身于宇宙“滅”的時期,它們一切都不如他自己,而舊勢力還覺得比他還強,這就給弟子們造成了李洪志比“舊勢力”的行為高萬倍;“舊勢力”因標準低才給李法志找些麻煩,其實也是想幫李洪志,只不過是好心干壞事而已。

  2、新敗露。邪教發展到一定程度,只能反復變化,而這些變化則是邪教沒有生命力的具體表現。本次講法李洪志沒有能使弟子們修煉成神的新招式,只能重復舊招式或是回避讓弟子修煉不見成效問題。因而也就暴露出內部亂象及劣行。

  一是為掩無能重提消業說。他說“人活著就是在造業,吃、住、行,人與人的社會行為都會造業”,“你坐那不動也造業”,也就是說業力隨時都有,要想消業就要練功,這是最簡單的“法理”。你如果不消業會怎么樣呢? 李洪志這樣說:“你是一世的業都沒消,你已經業力巨大了。”怎么辦?“那只能下地獄去消了,就這意思”。意思就是要求弟子們持續練功消業,別無他法,看來李洪志的新招也只有“就這意思”啦。

  二是李洪志不愿意面見弟子。李洪志自知吹牛太大,所有承諾無法兌現。包括自己在內都不能成神,怎叫弟子們圓滿,因而無顏面見弟子。李洪志不僅說不見弟子,不愿說話,還無意中暴露出自己的心情,“你們都不知道我見你們的時候,你們看著我很高興”,真實情況是什么? 李洪志不打自招:“我也得跟你們裝的高興,可是我心里特難受。”為什么裝高興心里特難受? 李洪志只能編造新謊言來告訴弟子們,他知道沒辦法讓弟子們修煉成功,只能讓其自己修才能掩蓋自師父的無能。他還說:“你要問我了,那就不算了。”既然不算了,弟子們見師父也就沒有用了。三是法輪功隊伍中亂象萬千。其一,弟子們已對李洪志不崇拜。由于李洪志讓弟子們成神的承諾無任何兌現,弟子們修煉的狀態也回到了原點,所以弟子對李洪志本人已失去了往日的崇拜,對此李洪志說:“出現矛盾和問題時,我們有的人往外推”,“不但往外推、還變得非常狡猾。”對李洪志怎樣?他說:“有的時候我幫著他們做什么事情的時候,他們都當著我的面撤謊、狡辯”。看來李洪志往日神的威風已經不見。其二,弟子們修煉的狀態不佳。本次講法弟子們在提問題時告訴李洪志“修煉狀態時好時壞,有時執著喜好,看電腦、打游戲機、玩手機,修煉被耽誤。”對此李洪志無力回天。其三,學員不去講真相了。弟子們告訴李洪志關于講真相點的問題:“本地同修認識上不來,有的說現在不需要講真相了,有的去了真相點也不講真相,在那學法、看手機”。并且“老學員很少來真相點講真相”。其四,亂象叢生。地方或項目負責人的一句話“可以因此剝奪這個學員參與項目的權力及機會”,李洪志認為“有些人表現很怪,做事我行我素”,并且在國際社會上“容易叫別人理解成你有點不對勁”,特別是大陸到美國的學員,李洪志說“那個奇奇怪怪的那些行為,做法、極端的做法啊,真的不適用”。看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內部存在的不治、不為、不信現狀是普遍的、也是必然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成神之路也到盡頭了。

  3.新動向。多年來李洪志的講法都是經過認真籌備的,開場是一些漫無邊際的邪說,回答問題信口開河,但有些問題是有備而來,在看似無意中釋放給弟子,讓弟子在世界范圍內違法亂紀去干“三件事”,以便贏得西方主的歡心,蒙騙弟子“法正人間”“修煉圓滿”。

  一是提出“前后二十年”“結束迫害”。李洪志講法的目的就是“師父講這些就是告訴大家,我們今天都走到最后一步了”,他唯恐大家理解錯誤,進一步說明:“我可以明確的跟你們講,師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結束迫害,前后二十年。”還沒有完全結束的原因是“雖然最后舊勢力插手了改變了一些事,但是燒爐子的煤都沒了,這個火候也不夠了,這事也就快結束了,所以大家得做好。”這就是李洪志的動員令,要結束就必須做好,要做好就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去做“三件事”、不惜在世界范圍內以身試法。

  二是退黨人數“我也只是個比喻”。李洪志知道鬧了十多年的退黨潮其人數都是假的,中國共產黨仍巋然不動。這次“講法”他道出真相:“有一次,一個學員問我說師父,退黨退到多少人中共能倒?我伸了五個手指頭。他就想是‘五十人’,‘五萬人’這五萬人,五千萬人都過去了,現在已經三億多人了”為什么中國共產黨仍堅如磐石,李洪志無以回答,他只好說“其實我也只是個比喻”。一言蔽之,任何數字在李洪志那里“只是個比喻”。

  三是攻擊黨和政府的丑行愈演愈烈,政治性越來越強。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自1992年興起以來,其政治性和欺騙性大致經歷這么幾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1992年-1999年4月不政治階段,這一階段內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組織打著不政治的幌子招搖過市,欺騙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們信奉了“法輪功”邪教。

  第二個階段,1999年5月-2002年10月,“4.25”圍攻中海事件以來,“法輪功”由偽邪教變為公開反黨反社會主義國家制度,政治上則表現為反黨反政府的單一性。即反黨只反個體,不反中國共產黨集合體,反政府表現為反對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組織的政策的單一性,還沒有攻擊政府的政策和國家政權。

  第三階段,2002年10月-2004年12月,政治上表現為全面性。黨的十六大的召開,新一屆黨和國家領導人將依法懲治邪教寫進了黨的十六大工作報告,“法輪功”邪教組織企圖利用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更替,改變依法治理邪教的夢想化為泡影,他們反黨反政府的策略由單一性變為了全面性,既攻擊黨和政府的領導人,也攻擊黨和政府的方針政策及國家制度。

  第四個階段,2005年1月-2019年5月“法輪功”邪教組織以拋出“九評”為標志,以“三退”為手段,全方位攻擊黨和政府,攻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完全淪落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華勢力的政治幫兇和政治滲透的反動政治工具。

  2019年以來,以李洪志的5月17日美國紐約“講法”為標志,“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反動性和政治性表現為攻擊黨和政府的單一性和全面性相交織,既攻擊黨和政府領導的個體,也攻擊黨和政府的全面的政策和策略。其表現為:一是只要中國黨和政府在國內和國際上有重大成就,“法輪功”邪教組織都要進行攻擊;凡是美國反對中國的事情,他們都大加贊揚。二是讓黨和國家領導人掌握的信息都是假的,“給他們制造假情報”,如此等等表現出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對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及人民的仇恨,政治上越來越反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