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面對“法輪功”逼迫 她含淚留下遺書自殺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14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劉英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誤入邪教往往在一念之間,可邪教帶給人們的傷害和痛苦卻是巨大的,有時候甚至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鐵三街,說起陳亞茹上吊自殺的這件事,人們至今仍記憶猶新。如今,5年過去了,說起她當初自殺的原因,街坊鄰居們仍然為之感到無比的痛心和惋惜;而陳亞茹的家人,更是至今生活在失去親人的傷痛中難以自拔。 

    陳亞茹1953年出生,原先在哈爾濱煉油廠動力車間工作,由于身體原因,于19972月辦理了病退手續。 

    鄰居周大姐是陳亞茹比較要好的朋友,兩人交往密切。說起陳亞茹被“法輪功”迷惑的經歷,她介紹說,大概是在1998年底的時候,旁邊廣場上陸續有人散發“法輪大法”宣傳單,宣稱練功可以不吃藥就能治好病,這對本身患有高血壓慢性病的陳亞茹很有吸引力。于是,為了達到治病健身的目的,陳亞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一步步地陷了進去。 

圖片資料來源于網絡

    周大姐說,自從陳亞茹練上“法輪功”后,明顯感覺她整個人都變了。原本陳亞茹性格開朗、為人真爽、待人熱情,誰家有個大事小情,她都很樂意幫忙,可練“法輪功”后,她變得越來越孤僻,整天不出門,就在家里念經文、打坐練功,見到鄰居、朋友也不搭理了。后來,又聽信輔導站老師的話,還主動把平常控制血壓的藥也給停了,一心指望靠練“法輪功”治病。 

    然而,陳亞茹的潛心練功非但沒有迎來病情的好轉,反而導致她身體越來越弱。丈夫李慶喜證實說,就在妻子停藥沒多少日子,她的病情就加重了,整天喊迷糊,滿臉通紅,血壓一下子飆到了200,每天一起床就天旋地轉,嘔吐不止,練一會功就得躺在炕上休息。 

    眼見練功后妻子的病情逐步加重,李慶喜非常擔心著急,和孩子不一次流著淚勸導她停止練功,趕緊去醫院治病。可陳亞茹說啥也不去,理由是“一吃藥、上醫院,就會把業力壓回去,就前功盡棄了”。直到有一次正在練功的陳亞茹暈倒,急了眼的李慶喜強行把她送進市醫院進行救治,這才沒有釀成悲劇。 

    19997月,國家依法取締了“法輪功”非法組織。為了幫助陳亞茹脫離“法輪功”,社區志愿者不定期上門對她進行幫教,陪她閱讀和收看一些“大法弟子”受騙致死的影像資料及光盤,并用身邊一個個鮮活的事例向她揭露“法輪功”的邪教本質。 

    就這樣,在社區志愿者的一番幫助下,陳亞茹這才認清“法輪功”的邪教本質,再加上本身她自己也體驗到練“法輪功”非但不能治病,反而引起精神紊亂,導致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所以她決心脫離“法輪功”,回歸正常生活。 

    然而,陳亞茹的脫教引起了“法輪功”成員的仇視,他們利用各種手段對她進行恐嚇威脅。經鄰居李大姐證實,十幾年來,“法輪功”人員從來沒有放棄對她的糾纏,先后接到無數個“法輪功”人員打來的匿名騷擾電話,一天24小時幾乎不間斷,家人被騷擾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導致陳亞茹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后來,陳亞茹家人也更換過多個電話和手機號碼,可沒過多久,威脅恐嚇電話又會再次響起。不僅如此,還經常有人在她家門上貼小報,指名道姓要陳亞茹重新加入“法輪功”,否則就對她丈夫和孩子采取措施,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陳亞茹的同學李玉娟在2014年春節過后,曾專程前來看望她,發現陳亞茹的情緒變得難以控制,丈夫和孩子也顯得惶恐不安。細問之下才得知,陳亞茹一家人由于長期受到“法輪功”人員的持續騷擾和威脅,一家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陳亞茹告訴李玉娟說:“我是堅決不會再加入‘法輪功’了,我寧可先死,斷了這些人的念頭,也不能連累丈夫和孩子。”聽了她的話,李玉娟連忙安慰她不要害怕,建議她再受到威脅,就立即報警處理。然而,讓李玉娟想不到的是,這次的見面竟然成了兩個人的永別。 

    由于“法輪功”分子長期利用各種手段對其和家人進行恐嚇威脅,終于使陳亞茹精神崩潰。2014227日凌晨,陳亞茹在自家樓道門前,以上吊的極端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陳亞茹自殺現場

    在陳亞茹這封含淚留下的遺書中,她說:自己由于習練“法輪功”無力自拔,危害了社會危害了家庭,危害了自己,為了讓我的家人及孩子過上安定生活,決定自了(殺)。同時,她也奉勸大家,千萬不要再信“法輪功”。 

陳亞茹留下的遺書

    陳亞茹的自殺,無疑給家庭和親人帶來了無情災難,而她帶著深深遺憾含淚寫下的遺書,無疑是對“法輪功”邪教組織殘害生命的血淚控訴。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