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連載五:“法輪功”的精神控制幾乎無處不在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23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Ben Hurley 夢園(譯)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核心揭示:本·赫爾利(Ben Hurley)是位澳大利亞人,受過良好的教育。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他在悉尼市中心商務區認識了一名“法輪功”人員,從此陷入“法輪功”并積極參與“法輪功”舉辦的各類活動,特別是參與創建《大紀元時報》澳洲英文版。隨著時間的推移,赫爾利逐漸認識到了“法輪功”的真實面目,尤其是澳洲多位“法輪功”高層人員得病后拒醫拒藥最終死亡,促使他決心與“法輪功”一刀兩斷。在反思“法輪功”對弟子的精神控制、時間剝削和人性摧殘后,赫爾利鼓足勇氣,于2017年10月23日在他本人博客公開了三年前脫離“法輪功”時所著長文(原文標題:《我和李洪志:作為十多年的虔誠弟子,我為什么脫離“法輪功”》,Me and Li?—?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為擺脫“法輪功”在澳洲對他造成的心靈創傷,赫爾利現移居中國臺北。中國反邪教網對此文進行連載,此篇是第五部分,指出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涉及到“法輪功”的方方面面,甚至到了令人嗤笑的地步,比如:要吃光盤中餐,否則死后要全部吃掉這些變質的食物;不能吃像生魚片這樣的生肉,因為這會在胃中引發仇恨活體;不能吃番荔枝,因為它們的外形長得像佛祖的頭。 

  連載一:同修之死最終讓我下定決心脫離“法輪功” 

  連載二:“法輪功”主宰了我十年光陰 

  連載三:我所知道的大紀元時報創建內幕 

  連載四:虛假報道 強行推票 “熱門”的神韻演出這樣炮制出來

 

  本·赫爾利(Ben Hurley),原“法輪功”的《大紀元時報》澳洲英文版創始人之一。加入“法輪功”十多年,三年前退出“法輪功”,現居中國臺北。

  原作者備注:本文寫于大約三年前(2014年),當時我剛剛下定決心與冥想組織“法輪功”斷絕關系。我花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才鼓足勇氣將此文公之于眾。抱歉的是,我所用的一些參考資料,現在可能有些過時。我常在此博客上發表小說,不過在此特別申明,本文完全真實,只不過相關人物使用的是化名。 

  這種控制還擴大到“法輪功”內部的個人生活方方面面。由于抵制了這種過分要求,我逐漸排斥出了“法輪功”內部圈子。

  在“法輪功”期間,我曾兩次遇上要求全世界所有成員更換手機號碼的情況。第一次,源自世界范圍內許多“法輪功”弟子的手機都收到了反“法輪功”宣傳信息,有人稱中國秘密部門獲知了我們所有人的號碼,隨時都能監聽到我們的通話,如果我們同時更換手機號碼,就能打亂他們的數據庫。

  頭一次我照做了,焦頭爛額地告訴我的所有朋友,有事得撥打新號碼。大約一年后,我們被再次要求更換號碼,這次我拒絕了。我的號碼是工作生活兩用的,一旦更換號碼,會遇上太多的麻煩。我被告知說:這沒問題,那就帶兩部手機吧,一部用來處理人間俗事,一部用來聯系“法輪功”弟子。且不說花費和口袋里裝兩部手機有多么不便,在我看來,這就像在詛咒自己,因為之前“法輪功”一直宣傳說自己是一個透明公開的組織,沒有什么可以隱藏的。當然,出于安全考慮,同中國的那些弟子溝通需要謹慎,因為他們一旦被抓到,會面臨威脅和逮捕。但對像我這樣的人,真的有這種需要嗎?我能有什么需要隱藏的?因為拒絕更換手機號碼,在撥打弟子們新號碼時,他們不愿理我,大多數溝通靠的是電子郵件。甚至我的一些“法輪功”弟子朋友,也將這種嚴格要求適用在我身上,我們聯系起來異常困難。

  集體更換手機號碼看起來有些極端,不過有些影響因素也在支持“法輪功”這一決定的合理性。“法輪功”舉辦活動時,確實會看到有面部嚴峻的華人男子們,手操相機監視我們的動向。當同我們照面時,他們常見的反應是暴怒或拔腿就跑。有次我母親接到一個操中國口音的婦女打來的電話,告訴她要阻止我修煉“法輪功”——她是誰?她是怎么知道我家電話號碼的?接下來,所有修煉者的手機上都收到了宣傳信息。

  另一個讓我對“法輪功”越來越灰心的原因是,越來越難以參加每年在不同城市和國家舉辦的“經驗交流會”,不僅僅是因為座位已滿。要想得到一張與會門票,你的本地輔導員得先保證你是一個勤奮的修煉者,有規律地參加過小組學法和交流活動。我的公司事務繁多,還要照顧身患老年退化性疾病的母親。我認為,此類交流活動,大多組織松散缺乏效率,白白浪費了大量寶貴時間。我每周參會小組會議少于一次,因此被認為不夠積極,想參加這種(國際)會議面臨困難。當時我真的并不在乎,不過這種事情確實讓我明白,“法輪功”正日漸成為那種要求成員付出大量時間、不斷讓其成員疏離社會以及隱瞞內部運作躲避外部監督的思想狹隘、控制成性的組織。為了讓那些想參加“法輪功”的人感到“法輪功”是一個透明、清白的組織,在我加入“法輪功”的最初幾年里,這些“法會”還對所有人開放,不管這些人是否在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日益成為一個具有組織架構、等級森嚴的組織。2010年7月,在一篇名為《再精進》的經文中,李大師推出新舉措,即所有人不得挑戰高層也就是項目主要負責人或在“法輪功”組織(佛學會)擔任第一負責人的相關決定。這就改變了以前的那種組織松散、相對民主的組織架構:

  那么從現在開始,我告訴大家,各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第一負責人,他就是那個項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學會的第一負責人,他就是這件事情的代表。對他所做的、對他所要求的事情、對他所做的決定,無條件的執行,(熱烈鼓掌)從現在開始。(李洪志語)

  “法輪功”在其他許多方面也在發生變化。起初,作為組織,它對其他主要宗教的合法性不持異議。不過后來李大師又稱,其他宗教的主神變得邪惡起來,開始干擾起他的宇宙使命來。因雙方反對中國政府的行動一致,“法輪功”弟子同一些中國異見組織有所來往,李大師還明確規定了同這些組織的交往辦法。在一部經過精心剪輯、名為《對澳洲弟子講法》的2007年錄像中,他斥責弟子像孩子一樣天真幼稚,同“常人”(泛指非“法輪功”弟子,這里指“民運”分子——譯注)一道商討問題。他說,常人很難理解我們。

  再者,在時間分配上越來越難以調和。正如我前面所說,世界上所有弟子都被要求每天四次、每次十五分鐘去發“正念”,分別對應北京時間早六點、中午十二點,晚六點和半夜十二點。這就意味著,(在澳大利亞)我得每天凌晨兩點起床,這就打亂了我本已不足的睡眠。事實上,多年來我每晚斷斷續續大約只能睡五個小時(常常少于五個小時)。李大師還常常對他從前的作品進行不定時的修改,通常就是更換幾個意思本來區別不大的字詞。像這樣的經文可不能隨隨便便扔進垃圾桶,所以“法輪功”弟子們就得一頁一頁地翻書,用剃須刀片刮去不正確的字詞,再把新字詞用膠水粘上去。在一部三百余頁的書中改換數百字,這就意味著要耗費很多很多的工時。另一項不切實際、時限要求高的指示是,我們一定要(在李大師的指導下)提高心性。

  除了要我們必須做到不喝酒、不殺生等正規要求外,還有一條條不成文的清規戒律:我們要吃光盤中餐,否則死后要全部吃掉這些變質的食物;我們不能吃像生魚片這樣的生肉,因為這會在我們胃中引發仇恨活體;我們不能吃番荔枝,因為它們的外形長得像佛祖的頭

  俗話說得好:不要只悶頭做事(也許世界創造力之多正是出于此吧)。愛好、健身、讀書、旅行,在時間和精力如此分散的情況下,一切都難以安排。當我開始漸漸與“法輪功”脫離的時候,重新梳理這些事情,內心斗爭激烈,不敢同其他“法輪功”弟子談起。這些無害活動之所以不受待見,是因為它們占用了本應用于做“三件事”的時間。所謂“三件事”,就是學法、講真相、發正念,“法輪功”弟子都得去做。李洪志說,跟別人每次交往,甚至在街頭遇上一個陌生人,都是宣傳“法輪功”的機會。

  “法輪功”以所謂收留“難民”的名義,申請在紐約州奧蘭治縣鹿苑鎮修建“寺廟”。結果,當地居民從未見到有“和尚”居住,“法輪功”修建的是一個防控森嚴的“封閉社區”,而且不斷違規擴建,污染當地環境,曾被當地執法部門罰款

  對弟子來說,李洪志是否按照他自己的高標準行事就不得而知了。一位名叫威廉弟子,現在也脫離了“法輪功”,他曾親自去“山上”(譯注:“法輪功”總部龍泉寺)見過李洪志。所謂“山上”,指的是位于紐約附近群山之中的卡德巴克維爾鎮上一大片土地,那兒修建有“法輪功”的寺廟——這再次與起初“法輪功”所稱的包括沒有寺廟、沒有膜拜地方在內等種種理由,來辯稱其不屬于宗教相矛盾。李洪志為了監督居住在那兒的神韻舞蹈演員(多數是孩子和青年人),在那兒待了很長時間。有種說法是,等世界末日“大淘汰”后,新弟子們要一撥一撥地去“山上”學習“法輪功”。

  不過,有幾件事情讓威廉頗感失望。這個故事的有趣之處在于,要想栩栩如生地描繪與離群索居的李洪志交往過程,實在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首先,李大師當時正在喝一聽可樂,威廉覺得這一點讓他感覺受了侮辱,因為李洪志總是形容自己是一個沒有塵世牽掛的清心寡欲之人,如果真是這樣,他便不會與人把盞(可樂)言歡,甚至不會擇食而食。其次,威廉看到李洪志怒氣沖沖地斥責那些年輕的舞蹈演員們,令他頗受震動,這完全與李洪志自己的教義不符,即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時,要“忍”。(在李洪志向澳洲弟子的講話視頻中,澳洲弟子中顯然爭議很大,他們就有關人與人之間的“忍”,議論了很多。講到“忍”時,李異常平靜,面帶笑容,慢聲細語,一副自我標榜的樣子)(未完待續)

  注:本文涉及人名均為化名。 

  延伸閱讀: 

  1. “法輪功”原澳洲高層接受加拿大作家采訪 揭批李洪志邪教真面目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6/t20190806_22746.shtml

  2. 澳前高層:“法輪功”內部運作開始曝光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12/t20190812_22816.shtml

  3. “法輪功”害死澳大利亞著名歌手之妻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9/t20190809_22796.shtml

  原文網址:https://medium.com/@Ben_D_Hurley/-10677166298b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