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舊金山以華人僑領命名地鐵站 “法輪功”阻撓陰謀未得逞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23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蘇娟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中國反邪教網2019年8月23日,通訊員:蘇娟】當地時間8月20日,美國舊金山市政交通局董事會召開會議,就是否以已故華裔人士白蘭(Rose Pak)之名,將舊金山“中國城”在建地鐵站命名為“中國城白蘭站”(Chinatown Rose Pak Station)聽取市民意見并投票表決。在持續5個半小時的發言環節之后,董事會以4:3投票通過命名決議。

  在此期間,一幫“法輪功”成員用普通話與翻譯人員或直接交談,或通過視頻試圖阻擾這次車站命名。而反對的理由之一,則是因為白蘭曾竭力反對“法輪功”。

  2006年,在一年一度的舊金山新年游行活動中,由于“法輪功”人員途中散發傳單,違反了新年游行不涉及政治的規定,被以白蘭為領導的組織方逐出活動現場。“法輪功”為此提起訴訟,不過最終輸掉了官司。“法輪功”此次起勁反對以白蘭命名地鐵站,純粹出于報復。

  受“法輪功”懷恨在心十三年的她 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2010年9月17日,白蘭在舊金山中國城格蘭特大道和克雷街交匯處留影

  白蘭曾長期擔任中國商會顧問,一生無兒無女,為華人社區奉獻斗爭一生。她一生單槍匹馬,致力于提升城區華人與華人社區地位,為華人醫院重建奔走籌款,關愛窮人,是耗資16億美元的中國城中央地鐵工程項目的主要支持者。

  2016年9月18日,白蘭(Rose Pak)在舊金山去世,享年68歲。人們對她贊譽有加:

  白蘭也許是你的摯友,也可能是你的死敵。白蘭并不完美,但她卓有遠見;她也許張牙舞爪,但正是她的遠見促成(修建)中央地鐵站。——中國城居民艾倫?樓

  我們需要白蘭,我們需要更多女性敢于說,“我不會再微笑,一副好脾氣,我將為我的社區死戰到底。”——舊金山城市大學理事艾薇?李

  對我來說,一個有色人種女性發現我們(美國社會存在)并不認同有色人種(的現象)。我不是說我認同她的方法,(但)……我認為這是一種提升有色人種地位的方式,特別是那些為做成實事而努力奮斗的人們。——董事會副主席格溫妮絲?波頓,她從未見過白蘭

  這次的舊金山“中國城”在建地鐵站命名并非一帆風順,之前董事會曾以3:3投票打成平局,第7名董事史蒂夫?海明格(Steve Heminger)加入并最終投了贊成票,打破僵局。

  海明格表示:“白蘭是一名爭議性人物,但相關的爭議并不能抹殺她所做的奉獻。”

  白蘭希望通過改善中國城的交通狀況,吸引游客前往格蘭特大道和斯托克頓街的商店購物。

  支持以白蘭名字命名的董事們認為,正是白蘭的斗爭促成了中央地鐵開工。

  “法輪功”容不下批評,聽不了反對聲

  這么一位受人愛戴的僑領人物卻成了“法輪功”的眼中釘、肉中刺。當地“法輪功”分子如此強硬阻撓,卻是在意料之中。

  “法輪功”一向鼓吹“真、善、忍”,也正以這所謂的“真、善、忍”三原則,欺騙和拉攏了許多不明真相的民眾和擁躉。

  而對于曾經批評過它的媒體和人士來說,感受最深的,也許正是由它的“不忍”,從而看出它的“不真”和“不善”。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學院院刊《青少年科技博覽》刊登了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的文章《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文中提到,何老教導的一名博士生因癡迷“法輪功”導致精神分裂。

  此文引發一萬多名“法輪功”練習者圍堵天津教育學院門口,從4月19日至23日,整整持續了四天。

  ▲“法輪功”練習者非法圍攻天津教育學院

  由此,“法輪功”對何祚庥院士特別痛恨,不但組織人員到何老的家里威脅,還將他列入第一批所謂的“惡人榜”,誣蔑何祚庥“早已癱瘓在家,不能走路了”。

  2017年春節,九十高齡的何祚庥精神矍鑠地接受中國反邪教網采訪,回顧了當年與“法輪功”的斗爭經過,仍然強調:“不要讓李洪志的黑手再伸向我們的青少年!”

  這不是國內外正義媒體和有識之士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批評“法輪功”,此前有北京電視臺、山東《齊魯晚報》、中國青年報、南方日報、美國《華僑時報》、英國《華爾街日報》……

  如果要把這個名單列全,估計篇幅有點長。

  

  當然,這也不是這些批評“法輪功”的媒體和人士第一次受到“法輪功”的誣蔑謾罵,就算是外國人士也不例外。

  1998年11月,英國廣播公司(BBC)刊發記者詹姆斯·邁爾斯(James Miles)關于“法輪功”的報道,指出“法輪功”是中國的“頭號邪教”,告誡人們“法輪功”會導致“集體自殺”。

  “法輪功”竟給BBC總裁、英國駐華大使和英國首相分別寫信,要求BBC公開道歉。

  詹姆斯·邁爾斯表示,新聞生涯寫過的文章多了,只有這篇遇到的反響最強烈。

  平地一聲砸向“法輪功”的驚雷 美國知名媒體NBC揭其老底

  然而,20年后,就在昨天,美國調查記者Brandy Zadrozny和Ben Collins 卻沒有吸取前輩詹姆斯·邁爾斯的“經驗教訓”,在知名主流媒體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網(NBC),播發了重磅、深度、長篇報道,揭露“法輪功”的丑陋嘴臉。

  比如,“法輪功”喉舌大紀元時報在最近6個月里投入150余萬美元,在臉譜網上替特朗普打了1.1萬次廣告;“法輪功”通過新聞網站和其在油管上的頻道,兜售反疫苗陰謀論和“神秘右翼陰謀論”;李洪志嚴密管控其美國總部基地龍泉寺的方方面面,包括嚴格管控制網絡,拒醫拒藥,包辦婚姻……

  文中還特別披露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備受嗤笑的歪理邪說:同性戀有罪;反對女權主義;自稱是神,可以懸空漂浮、穿墻而過;疾病是惡的表現,只能通過冥想和誠心(懺悔)來真正治愈;來自未知空間的外星人已經入侵了人類的身體和靈魂,帶來腐敗和如電腦、飛機此類的發明。

  ……

  據說,氣急敗壞的“法輪功”已在大罵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私通中國政府”。

  除了擔心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這篇文章的兩名調查記者外,我們尤其替文中指明道姓提到的原“法輪功”弟子本·赫爾利(Ben Hurley)先生的安危擔心。

  本·赫爾利,原“法輪功”的《大紀元時報》澳洲英文版創始人之一。加入“法輪功”十多年,2013年前退出“法輪功”,現居中國臺北省。他于2017年撰寫了長篇紀實報道《我和李洪志:作為十多年的虔誠弟子,我為什么脫離“法輪功”》,文中不但提到了“法輪功”是如何洗腦控制他人,還披露了“法輪功”賴以欺騙拉攏普通西方民眾的大紀元時報、神韻晚會的眾多見不得人的內幕,也曝出了澳大利亞著名歌手里奇·梅的遺孀柯琳·安·梅(Colleen Ann May)因癡迷“法輪功”拒醫拒藥而死。

  正是本·赫爾利的這篇文章,才有了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這次罕見的對“法輪功”徹底大揭老底,同時引發眾多國內外媒體新一輪對“法輪功”的大起底。

  這個勢頭,正如本·赫爾利先生本人在《“法輪功”內部運作開始曝光》一文中所說的,“我認識的離開‘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媒體對‘法輪功’內部運作越來越感興趣,前‘法輪功’信徒……越來越愿意公開他們的經歷。從以上幾方面來看(盡管是主觀的),我相信(反對“法輪功”的)勢頭正在增強。”

  回到本文開篇,白蘭女士肯定想不到,自己2006年依法依規拒絕“法輪功”參與新年游行,竟會因此在事情發生十三年后,自己逝世三年后,依舊遭到“法輪功”莫虛有的批評和誣蔑。

  所以,我們對本·赫爾利先生未來安全的擔憂,并非杞人憂天。

  綜合自《舊金山觀察者報》、《舊金山紀事報》、美國NBC、凱風網、中國反邪教網。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